欢迎光临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网站!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业务查询
中队链接
  • 交管理部门通讯录
  • 114查询
  • 万年历查询
  • 火车时刻表
历史重阅 当前位置:主页 > 历史重阅 >

争做出彩河南人|电子游艺新时代的好法官李庆军

作者:晓燕 发布时间:2019-05-24 11:39 点击:
摘要:河南日报记者刘海涛周青莎本报通讯员赵栋梁寒冬时节,巍峨耸峙、层峦叠嶂的太行山上,漫山的冬凌草挂上了白色的冰凌花,薄如蝉翼,晶莹剔透,仿佛在诉说无尽的惋惜和哀伤:愚公故里失去了一位好儿子,中原人民失去了

河南日报记者刘海涛周青莎本报通讯员赵栋梁

寒冬时节,巍峨耸峙、层峦叠嶂的太行山上,漫山的冬凌草挂上了白色的冰凌花,薄如蝉翼,晶莹剔透,仿佛在诉说无尽的惋惜和哀伤:愚公故里失去了一位好儿子,中原人民失去了一位好法官。

他身患重疾,却用生命书写了对党和法律事业的无限忠诚,用平凡谱写了一曲新时代法官的正义之歌,用奉献诠释了出彩河南人的执着与坚守。

他是李庆军,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、立案二庭原副庭长。

距他离开的日子已经过去80天,他的故事正在中原大地上广为传颂。

负重前行奋斗至最后一刻

在他的家乡济源,亲友们还沉浸在绵绵的悲痛中。

李庆军走后,怕他年迈体弱的双亲无法承受打击,亲人们编造了一个善意的谎言。老父亲见到邻居就自豪地说:“我儿子因为表现好,法院派他去外国学习了,要不然他早就给我们打电话了。”儿行千里母担忧,再有几天就是冬至,母亲总惦记着儿子的身体:“外国冷不冷啊?庆军最怕冷了。他最喜欢吃饺子,在那儿能吃上不能啊?”

在省高院,同事们也在深深地怀念这位好兄弟、好搭档。

“我身体不舒服,需要住院治疗十天半月。咱们手里的30件案件,你先阅阅卷,看看有没有调解的可能。如果调解不了,我出院后再处理……”回想起9月1日李庆军的叮嘱,法官助理王卫霞觉得言犹在耳。搭档5年多,她万万没想到,这是李庆军最后一次给自己布置工作。

那天是周六,李庆军工作至晚上6点30分才走出省高院的办公大楼。第二天上午,他躺在病床上,一边做换肾手术前的检查和透析,一边接连给同事打了13个电话,全是关于工作的。

对待工作特别认真细致,这是大家对他的一致印象。熟悉他的同事知道他身体不太好,但是却见他每天照常上班,甚至比别人还要积极。

1993年考入省高院后,李庆军先后在民事审判庭、审判监督庭、赔偿委员会办公室、立案二庭工作,从书记员到带领审判团队的副庭长,无论在哪个岗位,他都兢兢业业、严谨负责。领导们说:“不管啥案子,交给庆军都放心。”同事们说:“庆军这个人从来不会胡来。”当事人说:“我们需要李庆军这样既干净又干事的好法官、好干部。”

早在十年前他就患上了肾病,但他从不把自己当病人看。2014年被确诊为尿毒症后,他偶尔对妻子马凤实流露出提前退休的想法,但是只要病痛有所减轻,他就绝口不提。面对逐年激增的案件和异常突出的人案矛盾,李庆军急当事人所急,默默地对亲友和同事隐瞒了病情。“我一个农家子弟,能走出大山当上省高院的法官,多光荣多幸运啊!我除了办案没有其他本事,多办一个案件社会上不就少一个纠纷嘛。”

为了不耽误工作,李庆军放弃去医院做血液透析,选择在家中自己做腹膜透析。在他的卧室里,一箱箱透析液几乎堆满整面墙,保存针剂的小冰箱和加热透析液的培养箱成了床头柜。在长达4年的时间里,他每天做4到5次透析,早上最迟6点起床,忍受腹痛腹胀、乏力呕吐的透析反应,他常常来不及吃饭就去上班。为节约时间,每次去北京复查他都专挑夜里10点多的火车,第二天上午去医院,下午就急忙往回赶。下了火车,不是回家休息而是直奔省高院。

办公室里满满一抽屉药品,告诉人们这里常年俯首案卷的原来是一位患有重病的人;他留下的厚厚的19本日记,记录了一个法官的责任与担当。

即使是与病魔抗争的几年间,李庆军的办案量也常常在全庭名列前茅。在他生命的最后8个月,他的审判团队共结案360件,仅他个人就结案121件,是全庭办案最多的法官。

同事肖贺伟回忆:“民事法律变更快、内容多,他一有时间就看书学习,钻研民事审判前沿业务。”在2017年的法官入额考试中,李庆军的民事专业考试成绩在全院排第四名。他写的裁判文书曾获“全国法院优秀民商事裁判文书”三等奖。

法官助理王峰、程保华,书记员豆中银都是李庆军审判团队成员,与他接触最多。同事们仅知道李庆军经常腿疼,不能久坐,“不爱喝水”。“大家看他脸上有些浮肿,他总笑笑说是因为风湿,没想到他病得这么严重。”程保华含着泪说。